河北女子12年花费30余万救助流浪动物

  • 窝狗
  • 0

伯恩山犬

伯恩山犬

“这些小动物也是生命,我看见了,就要管它。”(河北)承德刘宝仪坚持收养流浪动物12年,建立“精灵有约爱心救助基地”,给了流浪动物一个温暖的家,为了待续这些生命,她已经花掉了30余万元。如今面对着越来越多的流浪动物,她的基地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压力,但她说,“我们既然要选择这条路,就要勇于面对,努力吧,坚持下去!”

看见流浪的小动物就要管它

刘宝仪是承德市双桥区人,今年31岁。她收养流浪动物还得从12年前说起。12年前,在承德最早的动物诊所旁,刘宝仪看到了一只被抛弃的快要病死的西施狗,便开始了自己收养流浪动物的生涯。一直到现在,这位31岁的女子已记不清收养了多少只被遗弃的宠物。

刘宝仪收养的动物品种,以串串狗居多,最初这些小动物有一部分是因疾病被人遗弃的,很大一部分,可能是主人嫌它们长得丑,不想养了,就扔了。而这几年三年大变样,让很多城中村的人们搬了家,他们搬走了,却把原来朝夕相处的伙伴丢在了一旁不在管了。

刘宝仪觉得自己是个特别情绪化的人,每当看见被抛弃的狗或猫,她心情多好都一下子觉得天灰了下来,特别的生气。“这些小动物也是生命。我看见了,就要管它。”

刘宝怡把流浪动物们叫作“孩子”,她则称自己是流浪动物的“妈妈”。刘宝怡失眠时,躺在床上眼前闪现出好多孩子的面孔,它们和妈妈撒娇的,开心奔跑的……

养狗12年,经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:“那些乖孩子,妈妈始终没有忘记你们,每个都没有忘记,和你们的第一次见面,妈妈第一次给你们好吃的给你们洗澡剪毛,妈妈带你们去看病,分别时候你们不舍的眼神,回忆你们是种痛苦,但妈妈不会忘记你们,什么时候能不再有流浪的你们?什么时候不再有痛苦的离别?”刘宝怡在自己的QQ空间里写道。


12年已花费掉了20多万元

刘宝仪把收养小动物称作是一种甜蜜的负担——为了救助这些小动物她已经花费30多万了。“家人以前不支持。可我宁愿自己不吃好吃的,不穿好衣服,我也要养它们。所以我家里人后来不得不妥协了。以前我爸做生意,这些钱主要是跟我爸要的。现在平均每个月费用3000元左右。我以前是会计,有收入;我妈退休后有工资,晚上出去上班还赚些钱,这些钱主要用来支付它们的生活费了。”

为了给当初的30多只小动物找到安身的家,刘宝仪最初用8000元的租金在水泉沟租了一处带院子的平房。“妈妈每天白天去照顾它们。上班的时候,我就二三天去一次。”

“有一个做生意的好心阿姨,看到一个饲养场倒闭了,她怕人家卖狗肉,就花钱买来了六七只狗。因为找不到合适的人养,就放我们那了。她出了一部分租金的费用。”刘宝仪说,自己曾遇到过同样有爱心的人。

人和动物是有感情的。“病重的狗和猫,和它们相处一段时间,照顾它们,最后不治身亡。我都很痛心。”

“一个流浪狗叫‘来福’,身上被人用开水烫了,虽然整个后背上的皮都干了,但是里面的肉烂了。”刘保仪收养了“来福”,“每次给它换药,它很痛苦,但它不叫,也不咬人。‘来福’虽然行走不方便,却很会哄人,总想和我亲近,大概是想报答。可后来还是死了。很乖的狗我最喜欢它。”

另一段更难忘的经历被刘宝仪记载在了自己的博客里:“豆豆是一只被人打完了扔出来的狗。19天前,豆豆来到我家时,是那样的好奇,几乎嗅遍了家里的每个角落。当然也找到了它最喜欢的玩具——一只毛绒小熊。2个月的豆豆很调皮,喜欢咬我的鞋子,常常为了霸占我的拖鞋而凶巴巴地冲着我的脚丫使劲。豆豆的体质很弱,我发现它有感冒的症状,于是我紧张了起来。猜测被医院证实了——犬瘟热,一种狗世界中的绝症。但是我不灰心,看到网上那么多治愈的个例。起初我并不担心。于是在后来的那些天里每天一早一晚临街的小巷中。家与医院间,那条路一直和豆豆走了11天,这些日子里,无论是烈日炎炎还是倾盆大雨,都阻挡不了我的信心。豆豆每天最开心的是带它去打针的路上,充满好奇的眼睛会随着小脑瓜转来转去,我想在它的眼中,世界是多么的奇妙啊!病魔总是很狰狞,豆豆的病情也一天天加重了,直到有一天它自己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了……”

在刘宝怡的带动之下,现在有十余人参与到基地保护动物中来,他们定期来到基地为流浪动物买来狗粮或药品,打扫基地卫生,并为基地发展捐款捐物。


热门评论

查看更多评论